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管家婆2019最准资料 > 德育之窗 > 法制教育 > 正文内容

苏童:名利场中的困境与孤独-大连理工新闻网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06-25 浏览次数:

  苏童:名利场中的困境与孤独-大连理工新闻网
苏童:名利场中的困境与孤独 作者:single 来源: 时间:2008-12-19 07:26 苏童很有“大学生缘”。摄影记者张腾飞思绪飞扬谈起自己的大学时代:当时的校园文化就是文学,随便掉一块砖下来砸中的就是一个作家、一个文学家,大家都在比谁更能无病呻吟,那谁就胜了。当然,我也是如此。谈起初踏文学路:当时的我就像一台疯狂的投稿机器,当时的文学成本很低,只需要一个信封就可以了,胶水是学校的,就这样,我当时的那些呻吟派作品开始在全国巡回了。谈起《妻妾成群》:《妻妾成群》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时,当时有三个导演找我,张艺谋是第三个……张艺谋得到了他的荣誉,我的生活也连锁反应地被英雄化,这个雪球滚到了我这儿。谈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作家:我参加过新概念作文的评卷工作,从中接触了大量的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作品,我发现,每一届都会碰上两三篇让人爱不释手的作品,它们掩盖了大量作品的平庸。苏童简介 男,原名童中贵,1963年生于苏州,现居南京。1980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,一度担任《钟山》编辑。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,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《妻妾成群》、《伤心的舞蹈》、《红粉》等,长篇小说《米》等。小说《米》、《红粉》先后被搬上银幕,《妻妾成群》被张艺谋改编成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并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大奖,《妇女生活》改编为电影《茉莉花开》后,获得了上海国际电影节金奖。现任江苏作协副主席,为中国当代文学先锋代表作家之一,多部作品翻译成英、法、德、意等多种文字。采自甘井子区凌水街道昨天14时许,苏童从大连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手中接过“大连理工大学住校作家”的证书。这意味着,今后,苏童将会经常来大连,在这个海滨城市创作他的作品。“今天是我遇上的一个好日子,在我遇到的好日子中能排进前五,当然,不会超过我结婚、我女儿诞生这样的日子……” 青涩 “曾是一台疯狂投稿机器”“真正所谓的走上文学之路是在80年代,那个时代是中国文学史上罕见的黄金时代,文革刚刚结束,当时文学的地位是今天我们无法想象的。”苏童说,“记得我高中时候,一次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,满街传来一个声音,所有的广播都在播放全国中短篇小说的获奖名单。”苏童谈起了那个年代,意味深长道,“我就是在这样一个时代悄悄走上了文学道路,当时没有太多的文学准备,家里只有皱巴巴的《三国演义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传》,或是一些文革小说。”苏童走上文学之路时和在场的大学生的年龄差不多,学生们的热情在不断攀升。“当时的校园文化就是文学,随便掉一块砖下来砸中的就是一个作家、一个文学家,大家都在比谁更能无病呻吟,那谁就胜了。当然,我也是如此。有一次,一位同学写了一句‘产房 在太平间屋顶下面’,从此,我对这位同学相当佩服。”投稿失败似乎对于每一个文学家来说都是必经之路,“当时的我就像一台疯狂的投稿机器,当时的文学成本很低,只需要一个信封就可以了,胶水是学校的,就这样,我当时的那些呻吟派作品开始在全国巡回了,我投向一些边远地区,比如甘肃、新疆、青海等,巡回了三年后,我发表了两篇诗歌、三篇短篇小说。”成名 “张艺谋来找我”苏童的许多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后,都得到了巨大的反响,比如张艺谋夺得银狮奖的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就是根据苏童的《妻妾成群》改编的,《茉莉花开》根据他的小说《妇女生活》改编,《大鸿米店》则根据他的小说《米》改编。1989年9月,《妻妾成群》诞生了,苏童听到了他文学生涯中第一次掌声,他说,“当时有三个导演找我,张艺谋是第三个。我动用了私人的关系买了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,和张艺谋谈了谈。1991年,张艺谋拍完电影的时候,我差点都要把这事忘记了,收到张艺谋寄来的录像带我才想起,但没有想到,这部电影会改变我的生活。张艺谋得到了他的荣誉,我的生活也连锁反应地被英雄化,这个雪球滚到了我这儿。”苏童得到了掌声,可是他还只居住在南京的一个旧楼中。回想起生活的变化,苏童说,“当时只在离家很远处有一个公用电话,从那以后,我就会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,什么丹麦的、挪威的……”困顿 “被带到一个名利场”1992年开始,苏童走在街上会有人认出他,可是,他却一度陷入交流的困境。有一次,苏童坐火车时,遇上一位正在看他小说的女孩,而小说上正印着苏童的照片,当女孩对照苏童本人和照片上的苏童时,苏童却悄悄走开了,他说,“无数的约稿、采访,让我很怕交流,并让我发现,写作不是一个简单的创作,还有许多的后续,会将人带到一个名利场。当时,我很难对别人说‘不’,我总有种亏欠感,别人有什么要求我都会接受。我会想到,当初发稿多么不容易啊,现在别人来约稿,我应该感恩。这导致我整天在写,深度疲劳,快要崩溃了。”谈到自己的困境,苏童直言,“作品越多,反而越感到困境。体会到真正的孤独,布卢姆说过,‘写作不会让人变好,也不会让人变坏,只会让人享受孤独’。我们生活在这个平庸的时代,作家写作无论如何刻苦,有时都会声音沙哑,无法挣脱压力。”1996年,苏童才从老楼搬到了新的居民小区,这个小区曾发生过影响到他至今的一个事件。“那是一个回民小区,人们对生活要求很低,尽管清贫,却很乐观。有一年,突然发生了一件大事,一个父亲掐死了他最疼爱的女儿,父亲因为股市不利,被人追着要债,崩溃的他怕那些追债的人找他女儿要债,便掐死了女儿,而自己服毒自杀未果。可一个月后,股市就反弹了,他被命运捉弄了。这件事也给我上了一课。”花絮“我这个人从小就嘴笨”“我希望院长再‘啰唆’几句,好缓解缓解我紧张的情绪。”带着南方口音,苏童开始了他的演讲,而这幽默的开场白一下子就将学生们牢牢抓住。拿着讲稿的苏童直言不讳道,“我认为老看讲稿的老师不牛,但我这个人从小就嘴笨,这个职业是需要交流的,但我常常说着说着就脑子一片空白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梦魇。所以,每次讲话对我来说都是一个锻炼的机会。”谈大连“我都住校了,当然喜欢大连”短短一个半小时的演讲让学生们意犹未尽,纷纷争相提问。“你对科幻文学那些非主流作家是怎么看的?对‘80后’的作家如何看待呢?”一个学生问道。苏童认真记下问题,几秒钟的思考后回答道,“科幻小说是不边缘的,是流行的,我不太读。我偏偏喜欢那些边缘作品,我爱挑战那些‘闷篇’,越累人越有挑战性。我参加过新概念作文的评卷工作,从中接触了大量的80后、90后作品,我发现,每一届都会碰上两三篇特别出色、让人爱不释手的作品,它们掩盖了大量作品的平庸。有一次,还碰上模仿我的文体的作品,我看到了特别高兴,我的虚荣心完全得到满足。”苏童还补充道,“说我是个好作家,我承认,可我不主张别人叫我大师。那些作家的未来很难说,有可能成为非常出色的,也有可能销声匿迹了。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苏童谈到了他已经十年未到过的大连,“我很喜欢海,大连是个很漂亮的城市。你看,我都住校了,能不喜欢吗?但我印象中还是十年前那个大连,昨天一来就一头扎进学校了。”问及他最满意的一部作品,苏童说,“《罂粟之家》、《我的帝王生涯》我都很满意。”苏童透露,他的新小说也即将问世了。谈及市场化对自己的影响,他坦言,“我大了,无法参与到市场的争夺中,这些年,我一直坚持创作,又要坚持寂寞,文学既是享受,又是种承受。”(记者沈琪霞)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